时时彩计划唐僧

原标题:对动物口型唱歌,Animoji卡拉OK是怎么火起来的?

编者按:本文作者Harry McCracken为美国杂志Fast Company科技编辑,曾任美国《时代》杂志编辑、科技博客网站Technologizer创始人兼编辑、美国知名IT杂志PC World编辑。

我为一种让动物形象对口型的社交媒体新潮流兴起出了一份力,也参与推动了众多相关高科技开发。我从这一过程中得到了不少经验教训。

“希望(动态表情符)Animoji卡拉OK能火起来。”

这是今年万圣节晚上我在社交网站Twitter上发的帖子。当时我分享了一段时长仅十秒钟的视频,播放了一只卡通形象的狐狸,对口型演唱皇后乐队那首神曲《波西米亚狂想曲》(Bohemian Rhapsody)的片段。这是我用iPhone X的动态表情功能做的。这款最新iPhone有个名叫TrueDepth的摄像头系统,那可以捕捉人类的面部变化,然后将它们植入动态的表情符动画角色里。

不过,iPhone自带即时通讯应用里的Animoji小程序最长只能做10秒钟的视频。发了上面那段视频之后,又过了24小时,我终于找到了突破这一时长限制的方法。我用iPhone自带的视频剪辑软件iMovie把两个Animoji角色表演的片段拼在一起,让它们对口型合唱了我当时第一反应想到的一支歌——瑞典摇滚乐队Blue Swede 的专辑主打歌《Hooked on a Feeling》。为了提高音效的保真度,我又在后期制作的时候添加了音轨。最后,我在Twitter上分享了加工后的Animoji合唱视频,上床睡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我收到好朋友Lance Ulanoff发来的短信——哦,忘了介绍,Ulanoff是科技媒体Mashable的首席记者、特约编辑。和我一样,他也收到了苹果提供用来做测评的样机,当时iPhone X还没有正式发售。他那天发短信很兴奋地问我,想知道我是怎么突破10秒时长限制的。我把上面那个法子告诉他。他就写了一篇介绍Animoji卡拉OK的稿子,在文章里面转发了我做的视频。此后不久,其他人也开始按照我的方法做Animoji卡拉OK视频。

几天后,当iPhone X那周五开卖的时候,Animoji卡拉OK真的成了不可小觑的网红玩法。拿到花了上千美元买的新iPhone,大家开始用它制作视频,让各种动物、外星人、机器人甚至粪便纷纷开唱,把呈现这些画面的视频放上Twitter、YouTube和Instagram这些网站。更多的社交媒体开始谈论我这个创意,一些有创业心的人还推出了Animoji卡拉OK的应用,为这类视频建了网站。这种新生的传媒形式甚至在知名论坛Reddit上有了自己的分站。

现在,我已经自称是Animoji卡拉OK的发明人了。据我所知,“Animoji卡拉OK”这个词是我首创的。我的视频新奇就新奇在,用多个动态表情符表演一首名曲。我是第一个分享10秒以上这类视频的人。或许更准确地说,我碰巧有一个机会,完全凭本能,不可避免地做某件事,而且比其他人稍微抢先了一步。

毕竟,苹果为iPhone X做的一则商业广告已经展示了Animoji的哼唱本领。广告中播放的是纽约双人演唱组合Sofi Tukker为献唱的插曲“Best Friends”,Animoji在其中还对口型唱了几句歌词。在我第一次在Twitter上分享Animoji的演唱视频之前,科技博客Gizmodo的专栏作者Alex Kranz就已经在万圣节上午发布的一篇文章里展示了几段Animoji对口型的视频。iPhone X发售以后,用户都开始制作Animoji唱歌的视频。对于这种网红级的现象,用Animoji卡拉OK这个词来描述显然再适合不过。

尽管正像很多人希望指出的,Animoji卡拉OK不是真正的卡拉OK,我还是对它有一种独有的兴趣。我一直在做这类视频,看它们的效果,在Twitter上转发这个网站的网友对这个新生事物的整体反应。通过的它迅速蹿红,我已经对相关高科技有所了解。

这个可以在网上分享的手机新功能很强大。

Animoji卡拉OK利用了iPhone X提供的独家功能,其他机型都没有的这样功能,而且大批用户很容易把它展示给非用户看。回想一下,上一次像这样有新款智能手机提供如此独特的功能,是在什么时候?许多人在Twitter上宣称,Animoji卡拉OK是iPhone X最棒的成果,这可能多多少少是他们的真心话。虽然我不会这么夸它,但我可以肯定,它是传播性最强的。

很久以前就在流传一种观点:苹果不懂社交媒体。也许这一定程度上属于事实,因为苹果通常一门心思致力于把硬件和软件结合,融入极具个性化的体验中,这个奋斗目标和线上分享的活动完全没有关系。可不管是不是苹果这次有心设计,Animoji卡拉OK都已经变成用户运用最新型iPhone创造的特别作品,因为它的真正趣味只有在用户把它展示给他人之后才能显现。

在Animoji卡拉OK蔚然成风以前,人们必须先试玩Animoji。

今年9月22日,苹果发布了iPhone X。当时Animoji吸引了媒体连篇累牍的报道,有些给予它正面评价,有些是负面评价。但现在回顾起来,我没有看到过任何一位业内高人由发布会估计到,Animoji对口型模仿人类唱歌的画面具备未来成为网红的潜力。我只在Twitter上找到了四条受到苹果新品发布会启发的帖子,它们提到了表演唱歌的Animoji,有两个帖子还都不是英语写的。不过,其中有一个帖子似乎有强大的预言能力,它提到了《波西米亚狂想曲》。或许这首歌比其他旋律更容易让人联想到Animoji卡拉OK这种点子。

真相和以往一样不言而喻:对于那些实际上没有真正试用过的新产品,记者们的本能反应往往和产品此后的表现不一致。这次也是这样。当Animoji置于记者掌中的时候,他们自然觉得,就凭发布会台上区区一段演示片,这款应用显然几乎不可能晋升为网红缔造者。

一方面,作为一款苹果产品的组成部分,Animoji是有史以来最古怪、最不寻常的。所以它背离了苹果典型的风格:不爱婆婆妈妈,崇尚极简主义。另一方面,它又走得是经典的苹果风:它得到了极为精心的打磨,精细程度令人难以置信。每个Animoji的角色均能精准地随着用户的头部和嘴唇动作而动,眨眼、甚至席位的表情变化都捕捉得惊人地准确。我们很容易为一些细节着迷,比如兔巴哥耳朵会随着我们的头晃动而扑扇。同时,每个角色又都有自己的个性,有时让我产生一种感觉,好像是它们在操纵我,不是我在摆弄它们。(看到手机上的Animoji狐狸头像,我觉得自己也有点俏皮的劲头。)

苹果在Animoji上倾注了大量时间,砸了大笔资金。虽然外人很容易会嘲笑苹果如此专注于这种事上,其实显得很傻,但要是你想知道,为什么创造和观看Animoji卡拉OK都如此吸引人,这种投入就是唯一的理由。哪怕苹果用了当初一半的精力和心血打造,Animoji卡拉OK对大家的吸引力也会只有现在的十分之一。

网民发自肺腑的回应成为网络潮流的推手。

就我所知,绝大多数对Animoji卡拉OK发表过看法的人都对它表示喜爱。准确地说,经常有人对它爱不释手。但我要承认,不少Twitter用户都持抵制Animoji的立场,至少有一位名人也是这种态度。我的亲妹妹就把它称为“噩梦里的东西”,一项“让人心烦的创新。”

Animoji卡拉OK的粉丝和敌人有一个共同之处,那就是:他们都感到,需要和别人倾诉自己的观点。至于有些大家普遍觉得根本没有冒犯性的事物,它们反而没有得到这么广泛的传播。在有关Animoji角色的文章中,娱乐业评论和访谈网站The AV Club记者Clayton Purdom这样告诉人们:“要么接受它,要么对抗它,不会有折中。”

苹果(可能)自己也没预料到。

有人认为,苹果预计到了用户会制作Animoji对口型的视频,并且乐意分享,Animoji卡拉OK简直犹如苹果故意在iPhone X功能里隐藏的复活节彩蛋,一切是苹果积极宣传的结果。Twitter上有些网民就持这种论调。而一些迹象却显示,真相和他们的猜测截然相反。苹果在iPhone X自带即时聊天应用里植入Animoji,却让录制时间最长不得超过十秒。这种做法表明,苹果希望最大限度提升用户一对一迅速沟通的效果,并不想创造持续更久、更有激发公众传播欲望的视频。

假如苹果真想给用户送上彩蛋惊喜,让Animoji以音乐的美妙形式表达自我,可能就会把Animoji角色植入iPhone X的视频编辑应用Clips。那样才能尽最大可能为促进媒体生产服务。而且,考虑到Animoji卡拉OK的制作者没有得到许可就使用了广告插曲音乐,这可能带来版权方面的问题。苹果应该乐意置身事外,不愿卷入版权纠纷。

Animoji卡拉OK未来会怎样发展?在我的Twitter订阅消息上可以看到,很多人请求苹果接受这样的潮流。可也有不少人断言,作为一种潮流,唱歌的Animoji可能已经过气。无论Animoji卡拉OK是会被苹果欣然接受,还是变被淘汰,我都不介意。不管怎么变化,目睹一种模仿行为兴起,逐步走红,这本来就很有意思。

最后,透露个小秘密:如果一定要给Animoji卡拉OK和我心有灵犀找个理由,那就是:我爱唱歌,可没人喜欢听我唱。我从来没有预计到,化解这种尴尬局面的方法会牵涉到这么牛的高科技,还有一只长着彩色角的独角兽——一个可爱的Animoji角色。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