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

【编者按】《网事》是腾讯网球推出的一档独家原创栏目,主要记载世界网坛的经典故事与经典战役。时光易逝永不回,《网事》帮你唤回记忆,让传奇永驻。

在2018赛季开始之前,突然传出了澳洲名将休伊特计划复出的新闻,虽然他此举仅仅是为了陪伴好友格罗斯参加双打比赛,但是能够在墨尔本赛场上再次见到著名的“Come on”先生,对于澳洲球迷来说已经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在被托米奇和克耶高斯这些“问题儿童”伤透脑筋之后,澳洲球迷希望休伊特能够好好教育一下自己的后辈们,应该以怎样的态度去面对自己从事的事业。

满场飞奔的兔子 真正的斗士

澳大利亚是一个拥有深厚网球底蕴的国家,历史上曾涌现出来多位顶级网球高手,罗德拉沃尔至今依然被费德勒等天王奉为偶像。不过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澳洲网球一度陷入到低谷中,直到休伊特的横空出世才迎来回暖。

休伊特在1998年转入职业网坛,当时在大众的眼中他是一位典型的“愤怒青年”,出现在球场上的他似乎总是两眼冒着怒火,时时透露着不将对手打到决不罢休的危险气息。和同期的萨芬、费雷罗、罗迪克等人相比起来,休伊特属于那种天赋并不惊人的球员,但是他从踏入球场的那一刻起到比赛的最后一分,他就像一台永不停歇的机器一样,满场飞奔,每一分一秒都在想法给对手施加压力,再加上密不透风的底线击球技术,休伊特在比赛中很容易在气势上压倒对手,进而收割人头。

休伊特与美网冠军奖杯

2001年,休伊特在美网开始向球王的宝座迈进,他一路杀进了决赛,面对当时的球王桑普拉斯,休伊特干净利落的直落三盘击败对手,斩获自己职业生涯第一个大满贯冠军。值得一提的是,就在休伊特带着冠军回到澳大利亚的时候,纽约发生了著名的911空袭事件,休伊特事后在谈到这一幕时依然心有余悸。这一年的10月23日,20岁零8个月的休伊特成为ATP历史上最年轻的世界第一,这也是让澳洲球迷至今引起为傲的事情。

休伊特的疯狂崛起势头让网坛震惊,也让澳洲球迷欣喜若狂,一时间他成为了这个国家每个人都在谈论的英雄式人物。澳大利亚是一个多种族国家,虽然如今的澳大利亚人大多是风度翩翩的温和君子,但是那种原住土族流传下来的战斗血液依然是悄悄流淌,在球场上总是展现出斗士形象的休伊特很快就俘虏了大批澳洲民众的心,当他在2002年温网击败阿根廷人纳尔班迪安再次获得冠军时,对于他的推崇达到了顶点。澳洲球迷爱他的直率,爱他的火爆脾气,爱他的每球必争,爱他的痛恨失败,他们也附带着爱上了休伊特当时的恋人——比利时姑娘克里斯特尔斯。

他一人影响澳洲博彩业发展

和俄罗斯“沙皇”萨芬一样,休伊特同样是以让人惊叹的方式在网坛崛起,但是最终也只带着两个大满贯冠军离开。在2002年温网夺冠之后,休伊特也曾在2004年的美网和2005年的澳网再次杀进决赛,但是均与冠军失之交臂。不过与萨芬不同的是,俄罗斯人一直被看作是浪费天赋的典型,而休伊特则是为了自己的网球梦想拼尽了最后一分力气,他职业生涯后半段的走势让人唏嘘。

因为与克里斯特尔斯的恋情告吹,再加上不断伤病的影响,休伊特的状态从2006年开始就明显走上下坡路,随后他在网坛又坚持了十余年的时间,但是再也没有能够找回昔日的辉煌。当他在2016年宣布退役的时候,很多澳洲球迷都怅然若失——也许他们在不久的将来又会迎来一位新的大满贯冠军,但是他们也许再也见不到休伊特这种足以改变一个国家精神面貌的运动员出现。

澳洲球迷到底有多热爱休伊特?澳洲博彩业的兴衰也许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澳洲博彩业的发展已经有百年的历史,上个世纪末随着网络的普及迎来快速发展期,而休伊特的出现让向来喜欢“小赌怡情”的澳洲观众陷入疯狂,他的每一场比赛都成为投注的热门,尤其是在大满贯这样的比赛中,博彩公司在休伊特的每场比赛之前都会专门安排人手负责相关的服务,无数“爱国盘”资金的涌入让博彩公司又爱又恨,爱的自然是人气的暴增,恨的则是休伊特老是赢球让他们损失惨重。

这样的疯狂一直持续到了2006年左右,随着休伊特状态的大幅下滑,澳洲球迷的投注兴趣才终于消减,当地最老牌的一家博彩公司在2008年公布的数据:当年澳洲彩民拥有体育博彩的投注,相比2002年左右的巅峰期下滑了接近四成。公司的负责人也直接指出:休伊特的成绩不佳是导致这一情况的主要原因,澳洲野兔的影响力,由此可见一斑。

提到休伊特,就不能不提到比利时姑娘克里斯特尔斯,他们曾是最著名的网坛情侣,但最终却走向了人生各自不同的方向。休伊特在克里斯特尔斯的陪伴之下度过了职业生涯的巅峰期,那无疑是他生命中最美好的年华,两人在2004年分手,在很大程度上也成为了休伊特职业生涯的一个分水岭。

克里斯特尔斯与休伊特

休伊特和克里斯特尔斯的恋情就好像是一个好莱坞故事,两人相识是因为克里斯特尔斯替自己的妹妹向休伊特索要签名,随即陷入爱河,2003年12月休伊特求婚成功,两人的婚礼定在2015年2月,但是就是距离婚礼前几个月,当时休伊特甚至亲自飞到约翰内斯堡为未婚妻挑选钻戒,但是克里斯特尔斯官网上的一份声明却无情的宣告恋情终结。

直到现在,双方分手的原因依然是一个谜,如今当事人双方都已经为人父母,但是在谈到这段恋情告吹的原因时时都三缄其口。也许世间所有太美丽的东西都是如此,让人感觉不真实,在让人晕眩的快乐中到来,在让人唏嘘的感慨中而逝。球迷只记得在当年澳大利亚和比利时的霍普曼杯赛前发布会上,当被记者问到有何战胜克里斯特尔斯的秘诀,休伊特回答“我不知道,因为我真的打不过克里斯特尔斯”时那腼腆的笑容,那个时候的他,简单得让人心动,不知道有多少澳洲女孩,在那一刻希望成为克里斯特尔斯。

网坛再无“Come on”先生

严格说起来,休伊特并不是一个特别讨喜的球员,他也许永远都学不会费德勒的优雅、纳达尔的质朴和小德的机智,萨芬的率真、罗迪克的快人快语我们也很难在休伊特身上找到,但是这位澳洲人,注定会在网球名人堂中找到自己的位置,他身上的某些特质,成为了当今网坛的稀缺品。

休伊特对于网球的热爱和执着都远超常人,这或许也是天赋并不出众的他能够赢得大满贯冠军并登上世界第一宝座的主要原因。他之所以被称为“Come on”先生,原因就是他总是习惯在球场上紧握拳头怒吼为自己打气,在职业生涯的最后几年中,休伊特浑身都已经伤痕累累,每一次手术都可能成为他职业生涯的终结点,但是每一次休伊特都顽强的坚持了过来。如果说萨芬是“太酷的人,球不用打得太久”,那么休伊特则如同网坛中的阿甘,只能坚持不懈的一直奔跑下去。

休伊特携儿带女告别网坛

对于休伊特的火爆脾气外界一直颇为争议,阿加西早点和休伊特在赛场上遭遇时就评价这位澳洲小子“眼睛里有愤怒的火焰”。职业生涯中休伊特因为火爆脾气和对手发生冲突的例子屡见不鲜,他和阿根廷人切拉曾在澳网赛场上爆发过著名的“口水战”,那是百年澳网难以回避的黑镜头,随后在戴维斯杯的比赛中休伊特几乎和所有阿根廷球员都产生过过节,纳尔班迪安退役之后还专门录了一首歌,说要“踢休伊特的屁股”,双方的怨恨之深恐怕已经无化解的可能。

但是如此火爆脾气的背后,折射的却是休伊特对于网球,对于澳大利亚无比的热爱,看看如今澳大利亚男子网球的两位代表人物托米奇和克耶高斯,他们一样有古怪的性格,一点就炸的脾气,但是却始终无法摆脱“自私”和“懒惰”的标签。托米奇调转球拍迎接对手的发球,克耶高斯在上海怒怼观众“你行你来”的行为,是休伊特这些老派球员不敢做甚至不敢想的事情。明年的澳网赛场,当休伊特再次踏上墨尔本的赛场,澳洲观众一定会希望,这位永不知疲倦的斗士,能够以身作则,让后辈们看看他们欠缺的到底是些什么。(李田友)